首页 >  AI+  > 正文

卡马克卸任Oculus CTO,投身通用AI研究

来源:科技全搜索 作者:AI前线 时间:2019-11-15 阅读:

AI前线导读:去年才刚刚 入坑AI 的传奇程序员约翰·卡马克宣布将正式投身AI事业。近日,卡马克在自己的脸书上发出“告别帖”宣布将不再担任Oculus首席技术官。和之前从自己创办的游戏公司离开的缘由一样,他又找到了新的兴趣点。这一次,49岁的卡马克决定要趁自己还没变老之前投身到“通用人工智能”的研究中去。在这个未来充满着挑战性和不确定性的领域,传奇程序员卡马克能否创造新的传奇呢?

约翰·卡马克卸任Oculus首席技术官

11月13日下午,Facebook VR子公司Oculus的首席技术官约翰·卡马克(John Carmack)在自己的脸书上发了一个“告别贴”,宣布将于本周辞职。不过,他还会在Oculus继续担任“首席技术咨询”职位,卡马克仍将在开发工作中拥有发言权,不过这将只占用他很少的时间。

一位Facebook发言人向Variety表示,卡马克仍将是Facebook的员工,他在Facebook的工作性质将保持不变,他将继续为公司提供战略和技术可行性方面的建议。卡马克还会参与一些项目,比如“如何在有限的移动计算预算内将视觉质量最大化”。该发言人还强调,公司没有为Oculus聘请一位新首席技术官的计划。

Oculus官方在推特上确认了这一消息并表示,很高兴卡马克还“在公司”一起创造VR奇迹。

卡马克表示,接下来将专心投入到人工智能事业中去。“回想我过去在游戏、航空航天、虚拟现实等领域所做的一切,我一直觉得我至少有一个模糊的‘视线’的解决方案,即使它是非常规的或未经证实的。我有时会想,如果一个问题的解决方案真的看不到,我将如何应对。我决定在我变老之前尝试一下。”

今年,约翰·卡马克49岁了,在人生旅途过半之际,这位爱冒险、爱折腾的程序员选择再次踏上一段新的旅程,而且这一次,他还拉上了自己的儿子。卡马克表示自己打算以“维多利亚式绅士科学家”的风格在家里展开对通用人工智能的研究,他认为,通用人工智能是可能的、非常有价值的,而且自己有一个不容忽视的机会去改变它。

两个月前,卡马克曾在播客Joe Rogan的访谈节目中对通用人工智能的发展发表看法,他认为,最快可能在10年后就可以在“通用人工智能”方面取得明显进步。尽管一些科学家并不同意,认为至少需要几十年,“但我是一个严格的唯物主义者,我认为我们的大脑也是身体的一部分,没有理由不能模拟。”

在“告别帖”中,卡马克还提到,另外一个次之的选项是“有成本效益的核裂变反应堆”,但它可能并不适合在家中工作。

对于卡马克离职去研究AI这事儿,Reddit 上讨论得热火朝天,不少网友都对他的新选择抱有非常高的期待。有网友的评论比较中肯:

“约翰·卡马克无疑是世界上最好的软件工程师之一。他的情况最终将取决于我们目前在开发AGI上遇到的障碍是由工程、硬件还是理论(或它们的组合)造成的。如果只是把我们已经用正确的方式开发出来的东西组合在一起,那么他确实有机会取得一些进展。如果事实证明,我们确实需要更强大的计算能力,或者对智能本质有更深刻的理论认识,那么一切可能是徒劳的。”

不论如何,卡马克马上要开始探索一个新的领域了。

值得一提的是,卡马克在去年才刚刚入坑AI。2018年3月,卡马克决定探索一下深度学习,因为在此之前,他从未使用过神经网络。于是,他开始了自己久违的“一周编程实践”。

这是一次几乎完全脱离互联网完成的实践,他打算从头开始编写一些C++代码,且用严格的OpenBSD系统来实现神经网络,最终卡马克通过逐一编写各个功能模块代码,并进行MNIST实验,最终成功实现了CNN和反向传播。

这次之后,卡马克对神经网络产生了浓厚的兴趣,在那篇实践博客自述文末,卡马克难掩激动之情,“现在,我要开始睁大眼睛寻找新的工作机会了,我迫不及待地想把我学到的新技能用起来“!接下来,卡马克将不再止于一周编程这样的短期探索,而是要开始动真格了。

对VR的进步感到失望

但对于卡马克任职的Oculus来说,这可能不是什么好消息。

三个月前,Oculus联合创始人Nate Mitchell透露,他将离开Facebook。2018年10月,长期担任Oculus首席执行官的BrendanIribe离开了公司。

卡马克是Facebook在虚拟现实领域布局的重要推动力之一。他在VR领域有着巨大的影响力,曾推动了三星GearVR和Oculus Quest等设备的实际应用以及下一代技术的发展。他以每年在OculusConnect会议上激情四射、极客范儿十足的主题演讲而闻名,他对VR发展的预判也一直以来都被视为该行业技术成就和未来挑战的关键“晴雨表”。

2009年,约翰·卡马克加入Oculus担任首席技术官一职,次年Facebook以超过2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Oculus。在Facebook接手之际,Oculus创始人PalmerLuckey离开了该公司,不过,卡马克选择留下来。

Oculus是虚拟现实领域的领头羊公司,彼时,Facebook希望虚拟现实能够提供一种新颖的社交体验,并立下Flag——与Oculus合作开发世界上最好的虚拟现实平台。不过接下来,受Oculus VR头盔发货延迟问题、Oculus与游戏开发商ZeniMax的侵权官司、再加上Oculus一系列高管离职等因素影响,Facebook让虚拟现实成为主流的努力并不顺利。

目前FacebookAR在与移动社交平台的结合上还没有探索出特别好的方式,因此,公司也在尝试打造面向C端的产品线,Oculus Rift、Oculus Go和Portal就是Facebook推出的三款消费级产品。

在2019年第三季度电话会议上,扎克伯格承认,Facebook的虚拟现实野心没有达到预期。但他依然认为VR在Facebook上拥有光明的未来。

在最近的一些公开言论中,约翰·卡马克也似乎表露出了一些对VR感到失望的情绪。今年10月,他发表了一篇《GearVR》的“悼词”,这款产品今年实际上已经停产。在本周接受VR大奖终身成就奖的一段视频中,他直言:“我在办公室里经常有点情绪焦躁,因为我对我们在VR领域所取得的进展感到非常不满意。”

早在2018年10月,游戏机VR系统Oculus Quest宣布推出时就有人猜测,等到今年年初Oculus Quest发布之时,卡马克是否还将继续留在Facebook。10月,卡马克在Twitter上“回应”:“我确实打算在Oculus Quest推出后继续留在Facebook”。有观点认为,Facebook内部在关于VR的发展方向上存在着大量冲突,这可能是促使卡马克辞职的原因。

游戏天才能否在AI领域创造新的传奇?

在VR之外,卡马克在游戏领域的经历更富传奇性。

他是美国最顶级的电玩游戏程序员之一,被称为“第一人称射击游戏之父“、“FPS之父“。在加入Oculus之前,他与约翰·罗梅洛共同创建了id Software游戏开发工作室,主导研发了《毁灭战士》、《雷神之锤》、《德军总部》等引发轰动效应的电子游戏,并凭借这“三部曲”开创了第一人称射击游戏,改变了PC动作游戏的定义。

2010年,由于在游戏界的突出贡献及开发的全球首款3D射击游戏《德军总部3D》,该年度游戏开发者大会的精英选择奖咨询委员会授予卡马克“游戏开发者终身成就奖”。《德军总部3D》采用了他独创的3D游戏引擎。

卡马克的游戏开发天赋从学生时代便展现了出来,这主要得益于他天资聪颖。卡马克打小就是学霸,常在各种考试中考满分。12岁时,因为父母离异,他变得内向、沉默寡言,也是从那个时候起,他爱上了游戏。

高中毕业后,卡马克考上了堪萨斯城的密苏里州州立大学,不过才读了2个学期,他就从学校退学并进入Softdisk软件公司做程序员。期间,卡马克和同事一起开发出了首次在PC上实现卷轴类游戏背景流畅效果的《Commander Keen》。一年之后,卡马克离开了Softdisk,创办了id Software。

工作时间研发游戏,业余时间卡马克还爱搞火箭发射,他自己投资成立了一个名为“犰狳宇航”的私人太空飞行研发团队。不过因为缺乏资金,该项目在2013年宣告失败。有人曾做过统计,卡马克累计为他这个兴趣爱好投入了800多万美元和12年宝贵光阴。后来在谈及此事时,卡马克有些惋惜,“我当然很失望,虽然我还能张罗200万美元再试一次,但明智的老婆大人阻止了我。”

被称为“疯狂程序员”的卡马克,只要一进入程序的世界,便心无旁骛,沉浸其中。这种“疯狂”在他所热爱的所有事物上体现得淋漓尽致。游戏、VR、火箭、汽车....卡马克在每一个领域无不在追求纯粹的自我实现,相信AI亦如是。通用人工智能是未来人工智能发展最难、最富挑战性的终极目标,但卡马克本身就是一位乐于挑战不可能的天才程序员,期待他在AI领域能够打造新的传奇。

责任编辑:书明寒
相关文章


冀ICP备19021613号-1 投稿及商务合作请联系客服
QQ:821315378 邮箱:kefu@kjqss.com

首页 互联网 AI+ 数码 5G 商业